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诚博国际 > 正文
朱军就被指性骚扰女实习生发律师声明:将通过法律途径追责谣言散布者
2018-08-16 17:23 诚博国际

7月26日,某微博认证为财经媒体人的百万粉丝大V罗昌平发微博,内容为某匿名网友发长文控诉央视名主持朱军也曾发生对自己发生过性侵行为,报警了也于事无补。长文中,女生自曝当时朱军在化妆室隔着衣服猥亵她,幸亏阎维文进来了才中断。随后,女生报警,但是此事还是不了了之。》》》推荐阅读:朱军就“性骚扰实习生”发律师声明: ????内容不实将会追责谣言散布者

8月15日,朱军方委托律师声明,称此前网络中出现大量与“朱军性骚扰实习生”有关的不实信息为谣言,将通过法律途径追究责任。

声明中指出,“经查,造谣信息以匿名长图的形式在某非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首次发布,后经网络用户及媒体未经调查、求证而冒然转发后,迅速在网络发酵。朱军方已委托律师,将微博原发者起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希望通过法律途径澄清事实,追责谣言散布者,扞卫自身合法权益。”

此前报道

央视名主持朱军被控性骚扰实习生:隔衣服猥亵 因阎维文中断

继资深媒体人章文被爆性侵后,网上掀起了一个METOO活动热潮,呼吁所有曾遭受性侵犯女性挺身而出说出惨痛经历,并在社交媒体贴文附上标签,藉此唤起社会关注。

今天,某微博认证为财经媒体人的百万粉丝大V罗昌平发微博,内容为某匿名网友发长文控诉央视名主持朱军也曾发生对自己发生过性侵行为,报警了也于事无补。

长文中,女生自曝当时朱军在化妆室隔着衣服猥亵她,幸亏阎维文进来了才中断。随后,女生报警,但是此事还是不了了之。

据悉,该爆料微博目前已经设置了隐私状态,无法打开。

爆料原文:

“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是这几年最让我震撼的一本小说, 林奕含有满溢的才华,《初恋乐园》 的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全是一个伟大文学创作者的雏形。按照惯常的编剧思维,这本书的出版,将是一一个热血故事的开启:舆论震惊社会、罪人受到惩罚、林奕含则一举成名,就此收获世俗意义上的幸福。

然而至今我尚不能接受的是,这本书不是故事的开始,而是收哨一林奕含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她的幸福与之后可能创造出的文学作品,本是理所当然的存在,但一切就此停止,再无反转的可能。

这件事的走向太不符合惩恶扬善的故事主题与欲扬先抑的创作手法了,然而这二者经过其他文学与影视作品的渲染,已经成为大众的信仰,一旦被打破,人们宁可让自己变得钝感,也不愿去细想"好人没好报”这背后的某种必然性。

我也曾经变的钝感,但从去年开始,女性平权运动一直如星星之火,虽微弱却给人指引。直到今晚看到很很多女生站出来陈述自己的遭遇,我觉得确实应该做个记录,告诉大家,虽然很多人因为幸运,并不曾遇到,但我们是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的。

大三,电视编导课老师分配我去她作为制片人的艺术人生节目组实习,这个节目组以主持人朱军为核心,他权利巨大、享受众人讨好,组里有个惯例,每次节目录制前,实习生会去他的化妆室送水果饮料并陪聊打发时间。我个人对电视台丝毫无兴趣,加上性格懒散,工作态度很傲慢,从不参与节目组的这类行径,和朱军毫无交流。

导创作业是拍摄实习纪录片,那位老师明确提出,采访工作人员是重要环节。在一期节目录制前,一位关系很好的实习生说朱军在化妆室,让我一起去送水果,我知道这是节目组惯例,又觉得实习即将结束,纪录片素材还寥寥无几,或许可以采访朱军,就跟着去了化妆室。

没多久,另一位实习生有事先离开,剩下我单独陪着朱军,央视旧楼的化妆室在演播室外围,紧靠走廊,观众和工作人员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当时是大白天,化妆室门也只是虚掩,因此我毫无戒备,正准备套话采访,朱军开始提到自己的各种权力,包括”让你留在电视台”,在我毫无附和的情况下,他越说越兴奋,隔着衣服开始试图猥亵,丝毫不顾及我的推阻。幸运的是,事情发生得很快,我还没来得及大喊大叫,那一期的嘉宾阎维文进来了,我得以离开。

离开化妆室后,我整个人脑子,但在和最亲近的一位老师(不是那位编导课老师)通过电话后,我意识到朱军如此猖狂,必然是惯犯,于是选择了报警。

这之后是一整晚的笔录、取证环节,警察带着我从央视提走了走廊监视器录像,发现我在离开化妆室后存在可以作为证据的下意识动作,同时还在我的衣服、头发上提取了指纹,并进行了抽血(不知道为什么)。

那晚,室友与那位老师一直陪着我,负责我案子的是一位挺年轻的警察,非常和善,开车将我和老师室友送回学校。

我回宿舍睡了一觉,第二天被编导课老师找到,她在确认我不曾受到实质性伤害后,立刻当面和台里领导打电话报告”小姑娘没事”,同时展开大段苦口婆心的劝说,让我不要坚持报警,因为这件事影响巨大,已经对她的事业产生毁灭性打击。

再次来到派出所时,那位年轻警察告诉我,这个案子已经不由他负责。之后接待我的是两位中年警察,级别似乎很高,谈话内容则完全变成对我的“规劝”,对方要我考虑到朱军作为春晚主持人、cctv 作为央视,对社会有巨大的“正面影响力”,不应打破公众对二者的印象;同时还告诉我,他们已经连夜派同事去武汉向我父母通知此事,我父母都是公职人员,为了他们考虑,我也不应该将此事曝光发酵。

总之,我后来在派出所唯一能得到的就是警告与规劝。由于心情抑郁,也不愿让父母为我心急如焚,我对“立案”与惩罚朱军的诉求逐渐变的非常消极,甚至不愿意再和警方有任何接触。确定我不会曝光此事后,警方再也没有通知我任何调查进展,我甚至不知道这件事在程序上是否立案。很久之后,我在微博上看到朱军在国外为妻子补办了一场婚礼,或许是这件事的唯一余波。

上一篇:考研低年级化,大学不该沦为应试教育
下一篇:没有了